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台湾白癜风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22 08:54:35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台湾白癜风,河南白癜风容易治吗,澄江白癜风医院,凤翔白癜风医院,湖北能不能治白癜风,东平白癜风,河南白癜风早期病因

张勋,字少轩、绍轩,号松寿老人,清末任云南、甘肃、江南提督。清朝覆亡后,为表示效忠清室,张勋禁止所部剪辫子,被称为“辫帅”。1913年镇压讨袁军。后任长江巡阅使、安徽督军。1917年以调停“府院之争”为名,率兵进入北京,于7月1日与康有为拥溥仪复辟,但12日为皖系军阀段祺瑞的讨逆军所击败,逃入荷兰驻华公使馆。后病故于天津,谥号“忠武”。图为张勋肖像

大清亡了,张勋如丧考妣。好在接过权力的人不是革命党,而是他们北洋圈的圈主袁世凯,这样一来,张勋自然就能稳坐徐州而不会被革命党当作刽子手清算。南京之战,张勋的江防军虽然战败,但他撤退徐州却是因祸得福,因为他有了军阀最大的资本——地盘。

作为北洋系外围的张勋其实和袁世凯也尿不到一个壶里,张勋在徐州招兵买马发展自己势力时,袁世凯表面支持鼓励,但暗中令安徽督军倪嗣冲将督军公署北移至蚌埠,目的就是牵制张勋。张勋对袁世凯也是两面三刀,据前清翰林院侍讲、后来成为张勋幕僚的商衍瀛回忆,在1912年底至1913年初,张勋甚至参与密谋讨袁的计划,这次行动主要是一批前清遗老以爱新觉罗·溥伟为核心,企图复辟清室的阴谋。他们约定于1913年初发布讨袁公告,后来因计划被袁世凯侦知,胎死腹中。袁世凯除了敲山震虎,也没有对张勋等人采取措施,对于这个手里握着实际兵权的老怪物,袁还是有几分忌惮的。

张勋的部队最醒目的标志就是脑后拖着一条长辫子,时人称为“辫子军”。这样一支怪模怪样的军队,如何能在新生的民国生存呢?

1913年9月,盘踞于徐州的“辫子军”正在聚众赌博,他们脑后拖着的辫子清晰可见

关于民初剪辫,不少人有些误解,认为大清一亡,大家马上就咔嚓咔嚓剪掉长辫,换个朝代就换个发型。实际情况并非如此,剪辫现象至少在晚清时就出现了。革命党人秦力山1900年就剪掉辫子,走南闯北也没有像以前那样被抓住杀头,唯是招来义和团的偏见。1906年,湖南高等学堂几十名学生都剪掉辫子,也没有被处罚。1909年,广西陆军小学的全体学生突然集体剪辫,广西巡抚张鸣岐得知后也仅是训斥一下,并要求学生“务必重新留回辫子”。1910年冬,谘议局的议员在大会上提出“剪掉辫子”的议案,竟获得多数票通过。可知在晚清最后十几年,“留头不留发,留发不留头”的时代已经过去,尤其在学生群体中剪辫蓄发的比比皆是。像张勋在南京时,因衣冠发型而大开杀戒实在是个特例。

反过来看,也不要奇怪张勋的辫子为何能保留。辛亥革命后,各地皆提倡剪辫,但没有以血腥方式来强行改造,许多人出于习惯,仍然留着辫子,老百姓自不必说,即使在学界也有著名的国学大师辜鸿铭和王国维,军政界的冯国璋也是在清亡后一段时间才剪掉辫子。《纽约时报》在1912年12月8日的报道中称,国民党非常严肃地提出,任何留有长辫的人都不得参与投票,但袁世凯没有同意,“因为他认为选举权不应该与人的发型联系起来”。当然,张勋作为北洋政府的高级将领,带那么多兵,部队从上到下脑后都拖着前清的辫子也的确不像话,为此袁世凯专门派人到徐州劝说张勋剪掉辫子,结果张勋直接将来人领到一口棺材旁,指棺明志:身可死,辫不可剪!

军阀张勋的辫子与学者辜鸿铭的辫子可不能做等量齐观,辜鸿铭对那条“象征性的发辫”坚持己见,曾对毛姆说:“你看我留着发辫,那是一个标记,我是老大中华的末了的一个代表。”归根结底是个人自由。但军阀张勋的辫子就不是“一个标记”那么简单了,他是开历史倒车的老司机。1913年3月的宋教仁遇刺案引发二次革命,袁世凯说孙中山、黄兴这些革命党起来“捣乱”,要北洋系抱团共同抵抗革命。张勋于当年8月率军由台儿庄南下,一路扫荡,最后攻打的还是老地方——革命军的大本营南京。当时南京城里由黄兴统帅的革命军力量相当薄弱,带着新仇旧恨的张勋亲自督战,率部夜袭乌龙山,迅速击败黄兴部,于9月1日正式攻占南京城。

辫子军进南京后干的第一件事还是屠城,自城破之日起“三日不封刀”,奸淫掳掠无恶不作,无数不堪凌辱的女性投秦淮河自尽,河面、街巷以泽量尸,同一支军队将南京再次变成人间炼狱。辫子军这次的暴行比上次规模更大,就连冯国璋也对兽兵的作为忍无可忍,下令逮捕数百名辫子军。张勋听闻后大为恼火,派出军队阻挠,“双方持枪对峙街头,几成火拼之势”,后来还是因袁世凯远程调解才消弭了一场冲突。

1911年12月1日,革命军占领南京天宝城,为彻底攻占南京奠定了基础

辫子军无恶不作,但张勋毕竟为袁世凯拿下了南京,立了功,北洋政府对其部洗劫南京的做法丝毫不追究,反而授给张勋一枚嘉禾勋章和一枚文虎勋章,同时任命他为江苏都督,袁世凯还亲笔题写“褒鄂英姿”的匾额赠给张勋。张勋担任江苏都督的时间仅有一月,但在这期间,他却在南京把民国变成大清。

就任江苏都督后,张勋势力范围内,都督以下的官职全部沿用清朝旧称,一时间什么道台、知府、总办全“诈尸”了。不仅是名称变动,形式上张勋搞的也是大清那一套礼仪,例如官员进出一律坐轿,迎送宾客要行跪拜礼,都督府大堂里的柱子也全部漆成朱红色,前清时的那些吹鼓手也被请回来继续吹吹打打。更离谱的是,已经被民国政府废除的刑具也被张勋翻出来,重新摆放到都督府的衙门里。军队里自然也沿用清朝旧制,数十营辫子军官兵换上清朝的蓝底制服,使用龙头令箭下令,活像一队队僵尸先生,在当时的报道中被称为“蓝衣兵”。

只是形式还不够,张勋又大搞意识形态,在官方文件中,他严令禁止使用“前清”的字样,没有辫子的人不许出现在都督府。民国的五色旗(国旗)、铁血十八星旗(陆军军旗)、青天白日满地红旗(海军军旗)一律不许悬挂,那么挂什么呢?张勋在都督府前悬起了一面书写着斗大“张”字的旗帜,前清的黄龙旗也在辫子军的军营里飘扬起来。种种怪异行为,连驻南京的外国使节都感到困惑,而江浙的士绅也对张勋这一系列开倒车的行为发出抗议,高呼“去此人以保共和”。

张勋在南京的复辟预演玩得很过火,加上辫子军军纪极差,南京民怨沸腾,各界罢工罢市抗议其暴行。这些袁世凯一直看在眼里,此时孙中山的革命已被镇压,他正好腾出手来准备修理下这个老怪物了。恰在此时,南京发生了辫子军击毙日本浪人的事件,日方认为张勋有排日倾向,强烈抗议,要求撤换张勋,即所谓“南京交涉案”。面对压力,张勋只得于9月28日前往南京日本领事馆道歉,并处死了两名辫子军。袁世凯本来就想整肃张勋,现在机会自己送上门,他也正好借题发挥,任由国内报刊搞大新闻,把张勋和他的“蓝衣兵”批判一番。面对舆论压力与各国公使的抗议,就在袁世凯就任正式大总统的10月,张勋递交了辞呈。袁世凯也乐得顺水推舟,于12月6日任命冯国璋为江苏都督,取代张勋。不过为了安抚张勋,他于前一天任命他为安徽都督,加长江巡阅使衔,节制湘、鄂、赣、皖、苏五省水警。

12月24日,新旧都督交接仪式在南京举行,冯国璋上任后,大清的黄龙旗纷纷被撤下,民国的五色旗再次升起,宛如改朝换代。不过张勋的老巢徐州却依然像是大清的天下,回到徐州后,张勋又开始扩军,原本不足万人的辫子军剧增至近两万人。1914年6月30日,61岁的张勋被袁世凯授为定武上将军,其部更名为“定武军”。这里的“上将军”不是军衔,而是一种职务名称或荣誉名号,张勋的军衔为陆军上将。有人可能疑惑,大家不是都管张勋叫“辫帅”吗,怎么只是上将?实际上在北洋时期的军制中,并没有帅的设置,称“帅”只是沿袭了前清的习惯,能称“大帅”的必是统领一方的诸侯了,要么是独立军系的首领,要么是像张勋这样当到了巡阅使的。称“帅”时一般是取对方名字中的一字,例如吴佩孚(字子玉)称“玉帅”,张作霖(字雨亭)称“雨帅”,张勋字绍轩,一般称“绍帅”。所谓的“辫帅”不是尊称,是敌对方人员或老百姓私下对张勋的戏谑之辞。

张勋加授定武上将军时,北京的袁世凯也在紧锣密鼓地组织人马鼓吹帝制。1915年夏,袁世凯在谋划改元登基过程中,曾询问过各方意见,北洋系中除了段祺瑞这样少数明确反对的人之外,大多含糊不清,首鼠两端。倒是怪头怪脑的张勋出人意料,他旗帜鲜明地反对袁氏称帝。等到袁世凯正式当上洪宪皇帝后,授张勋一等功,他坚持不受。此时此刻他对洪宪皇帝唯一的要求,就是要他遵守优待清室的承诺。

张勋反对袁世凯称帝,自己却在徐州大搞大清复辟的幺蛾子。他的部下在徐州东北角为他修筑了一座生祠,取名“云在堂”,1914年9月开始修建,1915年8月落成,共占地十亩。张勋本人住在道台衙门内,平日里轿进轿出。当时在徐州读书的童菊甫老人回忆,他曾在上学路上偶遇张勋的大轿队伍,看见张勋“头戴大红帽子,上面插着羽翎,后面拖着长辫子,嘴上留着八字胡,身穿蓝色绣花大袍子,胸前挂着一大串朝珠,脚穿黑色长筒靴子,直挺挺地端坐在敞开门的大轿子里头,威风凛凛,不可一世”,俨然一副大清朝官老爷的派头。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永昌白癜风医院